当前位置:兴化新闻在线 > 文化环境 >

因为李白, 武汉与江苏有了“唐诗情缘”

作者: 频道管理员来源: 2020-03-13 21:15

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”(《诗经秦风无衣》)、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两乡”(王昌龄《送柴侍御》)……此次新冠肺炎疫情,人们在浏览各种报道,了解白衣战士无私无畏英勇事迹的同时,也学到了不少古代诗词。

说起诗词,湖北无疑是中国文学史、中国诗词史上不能绕开的重镇,从屈原的《楚辞》到李白的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,从刘禹锡的《西塞山怀古》到苏东坡的《念奴娇赤壁怀古》,“诗的湖北”为我们留下了太多经典名篇。诗词也将湖北和江苏这两个长江之滨的文化大省联系在一起。武汉与南京、武汉与扬州之间,各有一段“唐诗佳话”。

唐代律诗中有一首崔颢的《黄鹤楼》,被宋代严羽的《沧浪诗话》推崇备至:“唐人七言律诗,当以崔颢《黄鹤楼》为第一。”黄鹤楼是武汉最知名的胜迹,位于武昌黄鹤山西北黄鹤矶上,峭立江边,俯瞰三镇。早在唐代,黄鹤楼就已是闻名遐迩的名胜。唐人阎伯理《黄鹤楼记》中说,此楼“上倚河汉,下临江流”,登临可“坐窥井邑,俯拍云烟”“赏观时物、会集灵仙”,是当时文人骚客雅集的好去处。

崔颢和李白是同时代人,生年不详,卒年为754年,河南开封人,开元十一年进士。他留下的诗不算多,仅有数十首,但佳作不少,最著名的自然是这首《黄鹤楼》: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《黄鹤楼》太精彩了,在当时就引起了很多诗人的膜拜和效仿。比如李白,他一生云游天下,四海漂泊,当然也来过武汉,登过黄鹤楼。据《唐诗纪事》等的记载,大概在开元二十二年(734),恃才傲物的李白与好友韦冰游览黄鹤楼,诗情大作,正欲提笔创作时,忽然发现墙上有崔颢的《黄鹤楼》。读完之后,好强的李白也想写一首比拼一下,奈何搜肠刮肚,就是找不到灵感,只能投笔作罢,感叹道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”

此后的很多年里,崔颢的《黄鹤楼》始终是李白的一个心结。他后来在南京写的那首《登金陵凤凰台》,就被评论家认为是一首对崔颢《黄鹤楼》的模仿之作,也可以说是一首“较劲之作”。

《登金陵凤凰台》:“凤凰台上凤凰游,凤去台空江自流。吴宫花草埋幽径,晋代衣冠成古丘。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。总为浮云能蔽日,长安不见使人愁。”

黄鹤楼对凤凰台,鹦鹉洲对白鹭洲,乡关对长安……崔颢作于武汉的《黄鹤楼》与李白写于南京的《登金陵凤凰台》是不是很像?很多人背这两首诗的时候,经常会“背串”。

李白一生多次来到金陵,留下的诗作七十多首,《登金陵凤凰台》是其中首屈一指的佳作。凤凰台上,李白想起了崔颢的《黄鹤楼》。“诗仙”借景色倾吐胸臆,表达了对开元、天宝年间昏暗朝政的忧虑,抒发了其政治抱负受挫的愤懑和感慨。

诗中的“凤凰台”是位于南京古城西南隅的一座山岗,因南朝刘宋时有凤凰停留其上而得名。“吴宫花草”指的是三国时吴国的宫阙遗迹早已湮没。“晋代衣冠”说的是东晋王公贵族都成了一堆堆古墓荒冢。“三山”是南京南郊板桥长江边的笔架形小山,“白鹭洲”则是古代长江南京段的小洲,因多有白鹭聚集而得名。后来江流西移,洲与陆地相连接。“浮云蔽日”比喻奸臣惑君,障蔽贤良。

长期以来,诗人们和批评家们喜欢将《黄鹤楼》与《登金陵凤凰台》相提并论,比较两者之间的优劣,多数人认为“黄鹤楼”胜过“凤凰台”。北宋严羽以《黄鹤楼》为“唐人七言律诗”中的第一名;明代顾璘说《黄鹤楼》“一气浑成,太白所以见屈”;清代吴昌祺认为李白《凤凰台》“起句失利,岂能比肩《黄鹤》”。狂放的金圣叹甚至直接嘲讽,李白应该藏拙,没有必要非和崔颢比,“然则先生当日,定宜割爱,竟让崔家独步。何必如后世细琐文人,必欲沾沾不舍,而甘于出此哉。”

也有人认为《黄鹤楼》与《凤凰台》不分轩轾,难分高下。南宋刘克庄在《后村诗话》中说:“今观二诗,真敌手棋也。”元朝诗论家方回认为:“太白此诗,与崔颢《黄鹤楼》相似,格律气势,未易甲乙。”

《黄鹤楼》和《凤凰台》谁更胜一筹,还将继续争论下去。这两首律诗却演绎出唐诗中的一段佳话,已流传了千年,也成为两座名城武汉和南京共有的文化遗产和文学资源。

一条长江将武汉和南京相连,也将武汉与另一座文化名城、同样地处长江之畔的扬州相连。

有这样一首诗,既写了武汉,也写了扬州,这就是李白的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。此诗也是李白在武汉黄鹤楼所作,虽然李白在这里没能写出胜过崔颢《黄鹤楼》的律诗,但这首绝句同样千古流传。

唐开元十八年(730),李白与暌违多年的好友孟浩然在武汉相遇,得知好友即将前往江南的广陵(扬州),两位诗人在长江边的黄鹤楼依依惜别。临行之际,李白写下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送别好友: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”

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重在写离别之情,友人挂帆远行,诗人目送离去,东逝的江水犹如李白的依依别情。从诗意上看,这是一首普通的叙事诗,但后人却从中读出了另外的信息:烟花三月的扬州城春暖花开,草长莺飞,桃红李白,是天下最美的所在。

重温这些唐诗,回溯武汉与南京、武汉与扬州因为唐诗而产生的情缘,待到疫情完全消弭之日,让我们一起循着唐诗的脚步,去扬州赏桃红柳绿,去南京访六朝胜迹,去武汉珞珈山下,看樱花满树绽放。本报记者 于 锋

上一篇:料峭春风寒渐退 书映斜阳暖已来
下一篇:没有了